《红楼新谭》序——历史将检验这一切

2020-05-08 12:25 来源: 九州出版社

  为欧阳健先生的红学新著《红楼新谭》写序,深感荣幸。

  欧阳健先生不是天生的红学家。要不是1990 年参与我主编的《古代小说评介丛书》,应邀撰述《古代小说版本漫话》,迫于论题需要不得不染指《红楼梦》版本而“误入白虎堂”的话,说不定至今还在红学门外徘徊。

  他1991年提出被林辰先生称为“震撼红坛的新说”——“程前脂后”“程真脂伪”,尖锐地指出:1927年发现的甲戌本,是为迎合胡适炮制的伪造本;所谓各种脂本的批语,不过是有正本批语的翻版和改造;而有正本的批语,却是民初狄保贤和“著名小说家加以批评”而成的产物。此说一出,令人眼前一亮,豁然开朗,使人明了《红楼梦》什么古本、原本,什么在作者生前原稿上的加批等说教,不过是故弄玄虚、愚弄读者,玩骗人的鬼把戏而已。

  他1993年与曲沐等学者,为捍卫程甲本的真本地位,揭穿脂批本的假冒面目,首次整理出版了以程甲本为底本的花城版《红楼梦》,为读者提供了一个真实可靠的《红楼梦》读本,受到了好评。与此同时,他对脂本及脂批,进行了逐条逐句的缕析,终成就了上百万字的代表作《还原脂砚斋》。

  对《红楼梦》作者曹雪芹,他提出了“异质思维”的观点,即把曹雪芹看成是一个笔名或化名,包容或容忍不同说法和观点的存在,允许不同看法争鸣,这是目前解决《红楼梦》作者纷争的最有价值的意见。

  关于文本的诠释,他以新的视角,做出了新的解释,认为“《红楼梦》的意绪发端,并非起于家庭败落之后对‘繁华旧梦’的怀念,而起于‘历经梦幻’之后,对‘所有女子’的追忆”。“如果我们把《红楼梦》放在‘青楼文化’的传统中,一切的‘奇迹’就都变成了可以做出历史解释的、非常自然的事情了。”可谓颇有见地。

  多年来,他像一个永不疲倦的农夫,意气风发地在红坛上辛勤耕耘,在《红楼梦》的版本、作者、文本、史料等方面,俨然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,深入人心,影响深远。

  欧阳健先生又不是单一的红学家,2003年他在《还原脂砚斋》结末宣布:“吾生来日,本已无多,况且还有古代小说学、晚清小说、俗文学及文言小说诸课题等我去做,眼下最企盼的则是美美睡上一觉,脂砚斋这一块,就恕我不再奉陪了。”表示有关红学的话已说尽,决心不再谈《红楼梦》,不再卷入红学纠葛,涉及红学的来信一概置之不答,连《红楼梦学刊》2004年到期也不再续订,真正做了近十年的“红学历史人物”。在这十年中,他出版了《晚清小说简史》(2005年)、《古代小说作家简论》(2005年)、《古代小说版本简论》(2005年)、《古代小说与历史》(2005年)、《〈中国小说史略〉批判》(2008年)等专著,完成了人生磨难系列之一《敢死队》(2010年)、人生磨难系列之二《稗海潮》(2013年),在红学之外的领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。

  然而当他“揖别红楼”十年后一觉醒来,颇有“洞中方七日,世上已千年”的感觉。一方面见诸多红学家依然在自说自话,沉渣浮起,旧说新唱,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,好些本无道理的意见,经反复宣讲居然成了多数人信奉的真理;另一方面,有红学家忽然发现了“新证据”,激活了旧材料,从而“证明”早期脂评抄本确实存在,因未见他的反应,可见已被驳得“哑口无言”云云。当此之时,一种责任和激情,使他不再沉默,不得不重新拿起笔来予以回应。新作《红楼新谭》,就是欧阳健先生的研究成果,主要内容仍然是对脂本、脂批及史料的辨析、揭露和批判,涉及红学中最顶尖、最重大、最迫近的论争,既有证据之辩,也有观念之辩。正如作者所言,“揭露脂砚斋的伪造,不是要把二十世纪百年红学描绘得一团漆黑,而是要把以粗劣、浅陋、破绽百出的脂本当作《红楼梦》‘真本’的历史颠倒过来,要把红学几乎为‘曹学’‘脂学’独霸的局面颠倒过来,从而为‘回归《红楼梦》文本’扫清道路”。可见这本文集对红学的重要性。

  文集也体现了欧阳健先生一贯的文风和特点,那就是内容充实,以理服人,

  观点鲜明,针对性强。近些年来,“新红学派”的脂本脂批论,虽屡遭唾弃,却并未偃旗息鼓,可谓死而不僵。他们明知其错,却不肯悔改,仍不时将陈词滥调、谬论悖说反复宣扬,巧言如簧,混淆是非,贻害读者。因此,不能任其泛滥,是十分必要的。

  我们真诚希望,“新红学派”的人物,能够服从真理,改弦更张;同时我们更寄希望于广大读者,能够获取正确的观念和认识,还一个干干净净的《红楼梦》。欧阳健先生的这本新作,就能起到澄清真相、还原真理、正本清源的作用。

  历史将检验这一切。

  侯忠义

  2014 年11 月,于北京大学

  推荐阅读:《红楼新谭》欧阳健 著,九州出版社

  

  内容简介:

  脂本辨伪,程本为真,向“新红学”体系提出质疑。

  本书收录作者的谈红文章,涉及红学界多个论题,既有观念之辩,亦有证据之辩,旗帜鲜明而论述平和,见解犀利而逻辑缜密。从而证明脂本是后出的伪本、程甲本才是《红楼梦》真本的新说。

[责任编辑: 冯武清 ]

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