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书世界》是如何诞生的?

2019-12-16 10:19 来源: 九州出版社

  

  这本书的诞生,源于2018年冬天,一次书友在饭局上的头脑风暴。

  15世纪中期古腾堡发明的金属活字印刷术,是西方出版史上的一场革命,促进了知识的传播,也推动了社会的进步:文艺复兴、宗教改革、启蒙运动、科学革命接踵而至……500多年来,西方的印刷图书,从诞生到繁荣,再到鼎盛,留下了浩如烟海的典籍。事实上,西方的出版史,是人类文明史最重要的一部分。

  由于语言、地域、历史、文化等各种原因,西文书比中文书更多、更复杂。相比于对中文古籍的了解与追捧,国内对西方图书史的了解与研究很不够。于是,我们商议要出版这样的系列文集:既是向读者普及一些西书知识,增加一扇开向世界的窗口;也是为促进相关研究敲敲边鼓,为大家提供一个交流与探讨的平台。由此,有了《书世界》。因为内容是谈世界出版史上的图书,曾想取名“世界书话”或“书的世界”,为了简洁明快,干脆就定名“书世界”。至于主编“Bookman”,当然是笔名,其含义包括:学者、书商、出版商、书店、好读书者,真是太恰当了。

  四处约稿,联系作者,商量题目,甚至沟通具体写法,以及图片的选择。每一篇文章都要经历几个回合。有些文章数易其稿,再三打磨。编辑、排版的过程,也是很烦琐、折腾。感谢各位作者,尤其是尊敬的师长们,都给予了充分信任与配合,才有了这部书的面世。

  近年来,随着进一步的开放,国内关注外文书的人越来越多,一方面引进的外版书大量出版,颇成气候;另一方面拍卖行的西文古籍正在兴起,引人注目。随着外语的普及,相信会有更多人直接阅读外文原版书。《书世界》的出版,志在铺路,为大家的阅读、欣赏、研究、收藏提供一些帮助,也希望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。

  万事开头难,总算迈出了第一步,但毕竟是草创阶段,并未达到预期,仍有很多不足与遗憾。敬请方家批评、指正。同时,我们也看到了提升的空间,下一集会努力做得更好。衷心希望能得到广大读者的喜欢与支持。

  目录

  书的诞生 / 得 鱼

  在庞贝城这位女子手中,我们看到四页木板被装订在一起,可能以细线或细皮条缝合起来,正反两面保持木头的原貌,但内页则是可达六页的书写蜡板,而在装订侧那一方,似乎使用某种包覆性的材料固定。看到这里,我们已经看到了现代书籍的基本样貌,当蜡板的内页被皮纸或更晚出现在欧洲世界的纸取代后,一本书便诞生了。

  向春而生:摇篮本及其国内收藏两三事 / 徐亚娟

  于我而言,世界上只有两种人,一种是喜欢西文古书的人,另一种是不知道自己喜欢西文古书的人。长久以来,西文古书在国内都是公众关注的洼地,摇篮本更是曲高和寡。一条少有人走的路,幸得三五知己,向春同行。于是,有了这篇文章,蜻蜓点水,意在抛砖引玉,期待你的西书之爱早日觉醒。

  《寻爱绮梦》:奇书的不朽魅力 / 刘兴华

  翻阅《寻爱绮梦》,会让人浮现出一种念头:为什么这本书在500多年前,便能以近乎完美的编辑排版艺术呈现?15世纪末的欧洲,在金属活字印刷初创的时代,《寻爱绮梦》的编辑排版方式绝对是种划时代的创新,将散文、碑文、插图与字体等不同元素整合在一起,实验精神强烈,呈现特殊的视觉效果。15-18世纪的欧洲文化,如果少了《寻爱绮梦》,可能会是另一番景象。

  开山不易:英格兰“印刷之父”卡克斯顿 / 张炜

  由于当时遍布欧陆各国的印刷作坊基本都是德意志人建立起来的,而卡克斯顿却是地地道道的英格兰人,这显然是个特例。对英格兰印刷业及其整个国家的文化发展而言,卡克斯顿无疑是一位开山者,其艰辛与不易正是那个时代风云际会的真实写照,而其对英国文化发展的影响,也不可谓不深远。

  金尼阁“七千卷”:明清之际的西洋视觉启蒙 / 董丽慧

  16世纪,当文艺复兴运动已遍及西欧诸国,中国正值明朝中后期。晚明出版业呈现一片繁荣的景象,在尚奇风潮下,出版商纷纷在图书题材和艺术手法上求新求异。此时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到来,西洋书籍和插图不断进入中国,新奇的西洋图像成为抓人眼球的视觉元素,受到出版商的欢迎,改编后收录在民间出版物中,对晚明以来中国视觉文化的转型产生着直接的影响。

  西式装帧之美 / HG书籍装帧

  美丽的装帧,像是赋予了阅读本身一种仪式感:打开一个全皮的书盒,盒子内里是绒面皮革,书被很好地保护着。小心地取出书,酒红色的摩洛哥山羊皮非常光亮,想必上一任主人会时常上蜡抛光好好维护着它吧!皮面虽然如新,但一个多世纪的时光沉淀在上面的沧桑,也为这本书增添了几分质感。

  走上炫酷的埃舍尔 / 吴兴文

  佛罗伦萨的文艺复兴,异教徒的希腊遗荫,罗马帝国的余晖仍反映在亚得里亚海边,南意大利及罗马多种的方言、习俗、品味、传统,不但它的“历史性”是卓越的特点,而且它的“地方性”更加富有魅力,使得该区域的“风情”,永久不衰,自成一格……所有这些,造就了埃舍尔后期的版画创作,独步于现代主义的超现实新貌。

  欧洲旧书猎记——说说我的收藏理由 / 江日新

  若问如何找到便宜好书,以及如何去邂逅那些收藏的偶然幸运,那么唯一的方法就是多多光顾旧书店,特别是可能乍眼看来不起眼的旧书店。当然这要——就像朱光潜在他的《谈美》中要人慢慢走地欣赏阿尔卑斯山美景那样——“朋友啊!慢慢地在旧书店里找。”

  巴黎的书店:夜莺书店 / 杨小洲

  老先生引我到内厅他的大桌前,从抽屉里取出密封的书盒,打开交到我手上——摇篮本,这个只在书本上读到的遥不可及的传说,突然间摊开在我手上。

  纽约书痴指南 / 胡 瑾

  博尔赫斯和皮娜·鲍什都在书中赞美纽约,这曾让我对这座都市的魅力非常好奇。来纽约之前,我和Bibi聊了许多,聊科斯威装帧、彩皮装帧,聊英国和美国的老牌装帧工坊,聊书商之间的故事……关于书,关于装帧,我们这两个装帧迷似乎有着聊不完的话题。而这次纽约之行,我终于亲眼见到了她店里各种科斯威装帧和彩皮装帧。

  吾生也有涯,而书也无涯——澄定堂藏书一瞥 / Jason

  自19世纪中期始,澄定堂藏书历经四代人的蒐集与操持,藏品日渐丰厚充盈,在这里可以看到数百年来西方历史上的重要抄本,以及许多因兵荒马乱而抛售的皇室藏书和机构珍藏。有人说澄定堂是幸运的,但我认为更多的是先祖投注于藏书的那股热情,以及拼死守护这批人类重要文化遗产的执念。

  格罗里埃和他的追随者 / 查·艾·埃尔顿 / 李凌云 译

  年轻、富有、拥有权力,热爱艺术,曾慷慨资助过许多学者和印刷商,使格罗里埃在这些人中获得近乎迷信的尊敬。他热爱书籍,不仅仅因为书的内容,更因为书乃印刷和艺术之产物,拥有无上价值。不管是其同代人还是后来者,若能拥有一两本格罗里埃的藏书,即可晋身顶级藏书家行列。

[责任编辑: 冯武清 ]

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