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中国史通论》再版前言

2019-12-16 10:31 来源: 九州出版社

  众所周知,日本内藤湖南先生为日本史学界著名的中国史专家。我在1984年访日时,虽然内藤先生早已去世,但当年秋季去京都出席一次学术集会时,有幸与内藤先生高足宫崎市定先生晤面,也有幸与内藤先生再传弟子谷川道雄先生相见,可称幸会。归国后,又从恩师周一良先生处得知内藤先生业绩,倍感钦敬。八十年代,在北京大学历史系举行的一次国际性学术会议上,又一次与来华的谷川先生见面。由于在会议讨论的发言中,涉及到内藤先生,因而谷川道雄先生提议,在日方支持下,是否可以在中国出版内藤先生的中国史著作,以填补这一学术空白。谷川先生当场提议,由我身担其任。我不好推辞,于是,邀集中方有关翻译人员,在大家共同努力下,经过数年的工作,终于在2004年,名为《中国史通论》上下两卷宣告问世。这是内藤先生的中国史著作首次在中国出版,能为介绍内藤先生大著在中国面世做一点工作,也感到不胜欣幸。

  1994年我赴日本东京大学学术交流;1998年开始在早稻田大学讲授“中日交流史”课程,长达十年之久。由于长时间不在国内,因而,对内藤著作出版后国内学界的反应,不甚了解。离别国内十数年之久,有一次回到北大,在图书馆的人文社科阅览室浏览,无意中见到内藤的《中国史通论》一书,摆在书架上十分醒目的位置。并且发现,此书似乎已经被许多人翻阅,书角非常零乱不堪。当时,我感到十分意外。去年,原出版社听说我回国了,找上门来,表示此书早已脱销,要准备再版。后因双方条件未谈妥,只有作罢。但,我对于这样“冷僻”的书,居然脱销,北大校内这样多的人竞相阅读,有些始料未及。

  通过对内藤先生此书的选编及翻译工作,使我对于内藤先生的中国史研究,有一些粗浅的体会。

  内藤先生认为,“通观中国文化发展的总体,宛如一棵树,由根生干,而及于叶一样,确实形成为一种文化的自然发展的系统,有如构成一部世界史。”他还指出,“中国历史发展本身即是各时代文化的发展。”“各时代文化发展的不同内容及形式,显示出阶段性,成为划分时代的依据。”根据这一观点,内藤将中国历史划分为下列三个时期。

  第一时期,“上古”,即远古到后汉中叶。

  第二时期,“中古”,三国至唐中期,特点为贵族政治。

  第三时期,“近世”,即唐宋之交,贵族政治没落,君主独裁政治兴起。——此即“唐宋变革说”。近世成为变化转折点。关于内藤的这一观点,在初版《编者前言》中,已经详述,不再重复。

  除了“唐宋变革说”之外,内藤的另一个重要理论,即文化中心移动说,内藤认为:

  上古时期,秦汉统一时代,文化中心由内部向外发展。文化向四方扩散,异族侵入时代。

  中古时期。由三国分裂到唐代大一统,世界性文化形成时期,此时是文化中心由四面岸上反射过来的时代。

  近世时期,宋代以后,独裁君主权力确立时期。文化由岸上超越,向外部溢出的形势。宋元统一文化,不断向岸上反作用,不断反复时代。统一→分裂→再统一……不断反复,可称为“循环说”,或“波动说”。内藤主张,中国文明自上古以来(至汉代)以黄河文明为主。自三国以后,中心逐步南移。内藤在1894年,已发表文章,主张以物质文明为特征的欧洲文明,经过四五百年的发展,已经开始暴露其弊点。(内藤《日本的天职与学者》,1894)内藤主张:“印度以其神秘的特性,中国以其礼义的特性、日本以其趣味的特性,或足以对西欧之欠缺,予以弥补,以至于世界开化之大成,或为天之明命欤?”(《重赠渡美僧言》,《内藤湖南全集》第一卷,347页)

  内藤在同年发表文章说:“我对于欧美现代文明有着与过去一般人的完全不同的看法。不单是中国,即使我们日本人都有一种错误的看法,即以富强为国家唯一的目的,而我认为,国家之根本目的在于发展和保护文化。”(《东洋文化史研究》之《回归中国》,《内藤湖南全集》第八卷,178页)

  除在本书初版的《编者前言》及上面介绍的内藤史学的一些主张之外,还需要特别介绍一下内藤湖南本人1934年去世以后,八十余年中其弟子们的一些言论,作为内藤史学的新动向,奉献于中国读者之前。

  近年来,有内藤门下弟子表示:欧洲诸国近三四百年来,物质文明趋于极盛,其短处亦自然显露。而东方各国,例如印度文化具有神秘的特性,中国文化具有礼义的特性,日本具有趣味的特性,俱可以补足西欧之缺欠。以促进世界开放之大业。这情况,促使内藤门人认识到,中国在大陆立国,有自己的文化,而日本则以海岛立国,其文化皆出自假借。他们认识到:“东洋诸国,中国最大,凡事必须以中国为主。”(大谷敏夫《湖南的中国文化论与政治论》,见《内藤湖南的世界——亚洲再生的思想》,内藤湖南研究会,2001)这些论调,反映近年来在中日关系上,内藤史学门下对待中国,具有更谦虚、更友好、更热情的倾向,这值得我们欢迎和注意,并努力学习。

  九州出版社准备再版《中国史通论》,我通读《中国上古史》、《中国中古的文化》、《中国近世史》这三部,更正了初版中已发现的错误,并对部分译文进行了修订。钱婉约对《清朝史通论》与《清朝衰亡论》,重新进行了全面的译校与修订。责任编辑李黎明为本书的再版与完善,投入了大量精力。总而言之,新版较旧版有不少改进,但遗漏在所难免,恳请方家批评指正。

  夏应元  2017年8月于北京

  《中国史通论》内藤湖南 著 夏应元 / 钱婉约 译,九州出版社

 

  内容简介:
 
  本书是汉学大师内藤湖南关于中国历史的通论性著作,涵盖了从中国上古一直到晚清的时段,比较系统地体现了内藤湖南的中国史观。他把中国史划分为上古、中古(中世)、近世三个时期,介绍了每个历史阶段的重要事件与人物,并阐明其特点,提出了很多独到的见解,非常富有启发性。

[责任编辑: 冯武清 ]

相关内容